中国社科院张斌现在是重要时间窗口期应该尽快降低利率而且力度要大一点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1-08-04 09:23:11 来源:新浪财经
​  2021年7月23日下午,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的博智宏观论坛月度研判例会于线下线上同步召开,主题为“国内外货币政策走势。
中国社科院张斌现在是重要时间窗口期应该尽快降低利率而且力度要大一点

  2021年7月23日下午,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的博智宏观论坛月度研判例会于线下线上同步召开,主题为“国内外货币政策走势及影响”,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张斌出席会议并发表评论。

  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尽快降低利率,而且力度要大一点。

  为什么呢?现在是非常好的时机,而且是重要的时间窗口期。我们现在经济恢复到今天的地步,还没有到疫情前的状态,我们的消费端比疫情前还是弱的,劳动力市场也比疫情前弱。劳动力市场每年应该有增长的,而农民工就业到现在的最新数据和2019年同一水平,这两年是零增长。农民工工资两年平均增速2.3%,过去五六年、六七年6%-7%是正常的。青年失业率现在在16%左右,比正常年份13%多一点,16%太高了。劳动力市场、支出的增长都是偏弱的,经济还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状态。经济接下来的势头经济增长动力只会更弱,而不会更强。在本来就没有实现贴近潜在增速水平下,还再往下走,出口未必好到哪,房地产下调压力,内需不足是很大的挑战,经济下行压力是在的。

  这样环境下,宏观经济政策就应该是偏积极的,是要对冲经济下行的压力。既然偏积极,看宏观政策工具,短期内大概三类:一是预算内财政,今年预算内调子基本定了,年内无非是加快实施力度,在总量上还不够对冲经济下行压力。预算外财政支出,主要是地方融资平台,现在是整治处理阶段,存量风险很多,增量控得很严,现在这块也很难用了。只剩下货币政策能用。这是第一个理由,现在广义财政受到制约,只能用货币政策。

  现在美联储加息预期还没有起来,但是大方向美联储政策会慢慢正常化,在美联储缩表加息预期没有起来之前,降利率、货币宽松没有压力。一旦美联储开始缩表加息,预期起来了,再想降低利率,再想用货币政策,那时外汇市场压力会非常大,汇率压力也非常大,其实很少国家可以做到这点。现在还可以用宽松货币政策降低利率,但是到了明年后年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货币政策再做就更困难。

  政策组合搭配来讲,现在是货币政策最好的时候。一旦美联储政策收紧,那时候就要更偏向财政政策的使用了。

  经常有人说货币政策没有人用,那美国、欧洲、日本为什么拼命用呢?宽松货币政策究竟带来什么结果?量化宽松从次贷危机后一直在用,美国用得最彻底,美国经济复苏情况,美国就业达到目标,通胀达到目标,不是马上就可以达到目标,但是可以用几年时间慢慢实现目标。欧洲2011年看到通胀涨、能源价格涨,就加息,没有加两天,当年又降回来了,瑞典也出现过类似货币政策紧,紧完又放松的过程,紧没能持续,很快松回来,经济复苏过程离不开宽松的政策环境。日本安倍政府最核心就是宽松货币政策,日本没有实现通胀目标,但是实现80年代末以来最长一段的经济复苏。美日欧经验告诉我们货币政策是有用的,不是没有用的。我们不能认为它没有用。

  为什么有用呢?很多机制性东西我不讲了。放在中国也非常有用,我们现在所有债务大概260万亿左右。260万亿一个点的利率相当于对债务人减少债务利息负担2.6万亿。我认为这对企业、居民、政府影响还是很大的,减少债务利息负担支出还是挺有用的。

  具体我们做了实证研究,主要是看降低利率对劳动力市场各阶层收入分配的影响,看到一个非常强的证据是降低利率,收入越低的阶层收入改善越多,中高收入阶层收入改善不大(工资性收入)。对最低收入阶层10%的人群来说,降低1%的利率可以提高他们平均每人每天2.8小时工作时间,工资数当然涨了。因为这拨人基本属于经济环境稍微好一点他们有工作干,经济环境稍微差一点,最先没有工作的人群,工资收入在整个收入里不到30%。利率降了之后,对他们的影响是最大的,通过提高劳动时间改善他们的劳动收入。

  100年前都在争论货币政策是否有用,大萧条的时候美联储流行“真实票据理论”,说货币政策只能拉,不能推,意思是货币政策在经济低迷的时候不管用。但后来其实这个理论就被完全推翻掉了。

  还有一个理由是现在正好处在地方政府隐形债务,相关中小银行处风险处理的关键时期,利率低一点,债务成本低一点,流动性多一点,这是缓释风险有帮助的。

  大家担心负面作用,担心大水漫灌会引起通货膨胀,这不需要担心。因为我们过去货币信贷增长是怎么来的?并不是降低利率带来的。我们信贷的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是由于地方融资平台大量举债、大量信贷带动债务增长、信贷增长。而现在它们是在收缩的,全社会的广义信贷增速在持续下降。货币政策的作用只是使下降的速度能够不要下得太猛而已,降低利率之后,让私人部门的资产多一点,债务少一点,然后让资产负债表更强一点,信贷多一点,这只是减缓了社融增速下降,而不是社融反推上去。哪怕利率降到0,我们未必能把社融反推上去,因为政府主导的债务信贷增长过去占比很高,现在是下降阶段。降低利率不会带来大水漫灌,而且我们过去有大水漫灌也不是降低利率造成的,更多是广义财政,地方政府国企扩张、信贷扩张造成的,并不是私人部门信贷扩张造成的。这是第一个担心,不会再大水漫灌。

  二是大家担心房价。现在经济往下走,社融往下走,明年房价涨不涨是问号。全社会信用增速大幅放缓,房价明年跌的概率也有的。即便房价涨了,是不是就可以绑架我们的货币政策?这不应该放在一起。即便房价涨了,三四线城市房价涨价压力小,涨的就是北上广深的几个城市。为了遏制北上广深几个城市的房价,能不能牺牲掉货币政策工具?这完全说不通的。没有道理说为了几个城市牺牲整个宏观调控,牺牲整个货币政策,这几个城市房价即便是涨了有它的问题,应该采取局部针对性政策,而不是牺牲总量的政策。

  我的观点比较明确,我们现在既然财政都已经这么紧了,而且经济又偏弱,那货币政策就要积极一点,而且要想积极就赶快积极,到了明年、后年,美联储开始加息,货币政策想积极也不太容易那么积极了,利用这个时间窗口该做的赶快积极使用利率政策工具。降准是信号,更重要是把利率降下来,把企业融资成本实实在在降下来。

牛市来了?如何快速上车,金牌投顾服务免费送>>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责任编辑:王珊珊

原标题:中国社科院张斌现在是重要时间窗口期应该尽快降低利率而且力度要大一点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如若转载,请联系我们!

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推荐阅读